正文 (还珠)四龙戏双珠第11部分阅读

小说:(还珠)四龙戏双珠| 作者:未知| 类别:beat365收不到邮箱_beat365 正版网站_beat365推荐群言情

????险恶,丝毫不顾及亲情的恶毒的哥哥。”胤禛看了胤禩一眼,说道:“说说吧。八贤王。这里面有没有你们三个人的挑唆和谎言?要不十四怎么会慢慢的变成这个样子?”

????“这个。”说到这个问题,胤禩明显的有些局促——当年他为了离间胤禛和胤禵,没少在后面使劲。也曾经后悔过,但是依着当时的情况,还有什么好的办法?胤禩看着正在笑着看着自己的胤禛,再想想自从他们回京之后就一直有些不太正常的胤禵,胤禩决定帮助胤禵问问胤禛,也好看看胤禛在他们两个人之间到底会选择谁。如果胤禛选择了胤禵,自己也好尽早退出,趁着还没有陷进去及早出来,省的到时候心痛。也算是成|人之美了。想到这里,胤禩笑着问道:“四哥,你说如果让你在我和十四弟之间选择一个的话,你会选择谁?”

????“说什么呢!”胤禛皱了皱眉头说道:“这又不是找福晋。你们可都是我的弟弟!”

????“啊呀!四哥,你就选择一个呗!”胤禩站了起来。走到胤禛的身边,拉着胤禛的胳膊来回摇晃着说道。

????“你呀!”胤禛被胤禩弄得哭笑不得:“都老大不小的了,怎么还跟小孩似的?”胤禛摇了摇头,说道:“要是非要选择一个的话,我就选择你这个八贤王,因为你比他乖,比他听话。即便是假的装的也是这般。”

????“那好。”胤禩见胤禛做出了选择,笑了笑没有说话。胤禵,如果你够聪明能够知道的话,那么就趁着现在选择离开吧,哥哥我实在不愿意你在受到一次伤害了。但是,这话要怎么跟他说?总不能现在就跑到他那里去直眉楞眼的问吧。胤禩想了想,还是决定再等等。

????“四哥,八哥。”正在胤禛和胤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的时候,胤祥拉着胤禵走了进来:“都饿死了。是不是该开饭了?”

????“你呀!”胤禩笑着说道:“怎么一直都是这样?肚子饿了才想到要回来吃饭?”

????“本来他说要在外面那个龙源喽吃的。”胤祥笑着指了指胤禵说道:“我害怕再碰上那天那样的事情,再说了,外面的东西不干不净的怎么吃?所以我就把他给拉了回来。”

????“四哥,你看看我买什么了?”胤禵笑着让人将刚刚买下来的小狗抱了过来。胤禛虽说这些年在江南一直没有怎么养狗,但是毕竟是爱狗之人。看着胤禵买来的狗,笑着说道:“真是不错。十四弟,咱们先去吃饭,待会我让人去帮你养。”

????“四哥。你要是喜欢的话,就留在你这里呗!”

????“你看看四哥我现在还有养狗的时间吗?”胤禛苦笑了一下:“天天的都那么多的事情等着我呢!你还是拿到你那里自己养着玩吧。”

????“可是弟弟那里没有地方呀。都是琴棋书画的,要是被这个小家伙给毁掉的话怎么办?”

????“这个小家伙不用特别大的地方,待会我让人给它做个窝送到你那里去。”

????“可是……”

????“好了,你们俩个有完没有完?”胤禩赶忙制止了胤禛和胤禵之间的这种丝毫没有任何养分可言的对话:“就算是兄友弟恭,这也太过分了。”胤禩走了过来,从胤禵手中拿过了那只狗:“既然四哥不愿意要,十四弟那里也没有地方可以养,那么就放到我那里去。”

????“我那里也行!”胤祥见状笑着说道:“四哥十四弟,你们两个说说。这小家伙放在哪里比较好?”

????“……”胤禛和胤禵相互看了一眼,均是不知道胤禩和胤祥到底在做什么。胤禛笑着说道:“不就是一条狗吗?还至于这样,要不先放到小八你那里,他这个拼命十三郎不行。兴许哪天脾气一上来,再把这个小东西下了酒。”

????“好。”胤禩笑着看了一眼满脸吃惊的胤祥,笑着让人过来将这条小狗送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兄弟四个人坐下来用餐……

????第二十八掌

????这是一个难得的晴天,天气一天天的变得热了起来。胤祥和胤禵已经换上了夏装,就算是胤禩,也是脱掉了冬装,换上了比较轻薄的衣裳。而胤禛,则有些惨了。每天晚上胤禛都会想着第二天要换上衣服,但是每天晚上都要看看被弘历批阅完了送过来的折子,有些时候还要在弘历的朱批下面再加上自己的批语。要不是胤禩拦着,弘历早就被弄得生不如死了。每天胤禛都在胤禩的连声催促之下入的睡,有几次胤禩甚至都拿着折子走到烛火边上,跟胤禛说要是再不就寝的话就把折子给烧了,胤禛才听从胤禩的话,乖乖的洗洗就睡。因为每天睡得晚,所以每天早上不能及时醒来,因为每天早上不能及时醒来,但是也要在规定的时间起来,所以就想不起来要更换衣服的事情,一到下午就是汗流浃背的。胤祥曾经笑着让他脱掉一件衣服的,但是这胤禛本来就是个及其修边幅的人,根本不肯在众人面前宽衣解带的。即使是里面穿着夹衣也是如此。胤禩每次笑着说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胤禛每次都是笑笑没有说话。

????“你来,”见胤禵还想去胤禛那里,胤祥便拉着胤禵说道:“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什么东西?”胤禵满脸的疑惑问道。

????“保密,待会你就知道了。”胤祥则还以满脸的坏笑。

????“不告诉我就不告诉我呗!”胤禵满脸的不屑:“你能有什么?是不是又在墙上挂了把宝剑?”想到之前的时候,胤禵笑着说道:“怎么着?那个时候被年羹尧说你的品位太差,现在又想听我这样说了?”

????“就年羹尧那样的还敢说我没有品位?他又比我的品位高到哪里去了!”胤祥不知道怎么就是跟年羹尧不对付,当时的胤禛没少在两个人之间和稀泥,但是最后依然是以失败而告终。胤祥不屑的说道:“就他那样的竟然说我什么,我看要是你这样的说说倒是可以。再说了,你自己看看去,咱们四哥那个时候,哪天不是我弄得?哪天不是玉树临风器宇轩昂的?怎么……”见胤禵的脸已经不知道变成了个什么颜色。胤祥赶忙就闭了嘴。“你还记得含香吗?”

????“你说四哥……”

????“就是之前把你刺伤的那个香妃。”

????“你都帮四哥……”

????“八哥他们不是因为这个把她下狱还要秋后问斩吗?”

????“喂!”胤禵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就冲着胤祥的耳朵叫道:“我再问你四哥的事情,你总是扯那个女人做什么?”

????“你听我说,”胤祥一见胤禵急眼了,赶忙说道:“我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吗?你不想看看。”

????“我不想!”胤禵气呼呼的喊道:“爷现在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只对他的事情感兴趣!要是你给爷准备的惊喜是他的话,爷倒是很是高兴的!”

????“这个……”胤祥挠了挠头,他现在的心情很乱,像是不停的被挠着痒痒,格外的难受,但是却无可奈何。摇了摇头有些低三下四的说道:“咱们不说四哥了,你还是猜猜我给你准备的惊喜是什么吧。”

????“难不成又是让人家给我画像?要不就是一把古琴?”

????“那些不是都是之前的事情吗?我要是今天再给你这些东西的话还能叫做惊喜?”胤祥笑着说道:“是含香。”

????“含香?”胤禵叫道:“你要把她送给我当惊喜?”见胤祥点了点头胤禵笑着说道:“你是不是还嫌她伤我伤得不厉害?想着哪天让她给我的脑袋砍下来?”

????“呵呵,不会的。都已经教育好了。再说了,你要是不愿意的话,等待会完了再把她下狱不就行了?再说了,她现在就是你的人了。”

????“什么?”胤禵听着胤祥的话,像是猛然间被开水烫到了一般:“你可别胡说,什么就是我的人了。”

????“得,算我说错了还不行吗?”胤祥想着刚刚自己对胤禵说的话,的确是可能引出歧义来的,笑着说道:“快走吧。”于是便将胤禵拉到了自己的屋中。

????刚刚一进屋,不论是胤祥,还是胤禵,都闻到了一股很奇异的香味,“十三哥,这个……”胤禵闻了闻,说道:“你今天在屋子里面熏了什么香?”

????“我能做那种事情?那些都是女子干的事情。”胤祥轻哼了一声,拍了两下巴掌,两名宫女将含香带了过来。

????“含香给怡亲王、恂郡王请安,怡亲王、恂郡王吉安。”含香一见两个人。赶忙跪下请安——她知道,现在的自己跟之前的自己已经不能同日而语了,看着这个曾经被自己刺伤的王爷,含香更加的恐惧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不该从地上起来。

????“这个就是我给你的惊喜。”胤祥吃了一口茶。说道:“要说这个女的真是不一般,你要不要拿走去熏熏屋子?”

????“我不用,好好的屋子熏什么!”胤禵不屑的说道:“你要是喜欢你留着!”

????“你过来!我让你重新看看当时的情景。”胤祥将胤禵拉到了院子当中,又叫来了含香:“给你十四爷表演一下。快点!”含香颤巍巍的给两个人行了一礼,就在院中翩然起舞——自然没有了昔日的心境。不一会儿,随着含香的舞蹈。成群的蝴蝶翩然而至,围着含香打着转。因为胤祥没有喊停,所以含香根本不敢停下,不一会儿就已经香汗淋漓。浑身的香气也已经飘得四下都是,蝴蝶越发的多了。胤禵看着眼前的胜景,虽然之前自己也曾经见识过,但是今天再看去,还是有着一种震撼的感觉。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胤禵小声的说道:“怪不得弘历宠着她,这样的女子放到哪里不是被宠着的?”

????“你别这样说,还就有人把人家的宠爱当做自己可以随心所欲的……”

????“呃……你敢说我!”胤禵听着胤祥的话,笑着给了胤祥一拳:“不会连你也认为弘历说我‘仗先皇之殊宠,不尽弟臣之责。’是对的吧!”

????“你知道这是谁给你的评价吗?”胤祥说道:“这可是你四哥给你的评价,你自己说说,自己当得当不得?”

????“当得,他说的我自然当得。”胤禵笑笑说道:“这奇景我现在也看够了,再看就没有意思了,是不是该结束了?”

????“不忙,再让她跳一会儿,这香味可比花园中的花香多了。”胤禵见状,只是笑笑,直接走回了房间之中坐下吃茶。随手就拿过了一本书看着。

????“今天这是怎么了?”就在胤祥拉着胤禵离开之后,胤禛有些奇怪的说道:“原来这十四可是天天都要过来的,一坐就是一天,怎么今天……”

????“四哥你不知道?今天十三可把十四叫走了。”胤禩一边用扇子打着手一边说道:“真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一会儿不见都这样想着。我也天天过来坐着,怎么没见你这样上心?”

????“你今天不是也在这里吗?”胤禛慌忙的解释道。

????“那四哥的意思是……”胤禩闻听胤禛的话,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弟弟我不过来你也这样?”

????“那当然了。”胤禛不假思索的说道。

????“可是……”胤禩诚心皱起了眉头:“四哥要是说了这话,弟弟怎么知道?”

????“你……”胤禛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胤禩一直在拿着自己开心。但是有说不出来什么,摇着头说道:“要是哪天小八你没有来,我一定去你那里亲自请你过来可好?”

????“那可不必劳四哥大驾。”胤禩站了起来,走到了胤禛的身边:“要说今天这天可不错,四哥何必不赏光陪着弟弟去转转?”见胤禛皱了眉,胤禩笑道:“怎么了?国家大事不是有弘历管着吗?咱们都在晾他也不会怎么样的。再说了,去花园逛逛怎么了?”见胤禛还是不想动,只是冷冷的望着自己,没有说话。胤禩笑道:“看来还得弟弟来烧你的奏折才好。”说着就真的来拿放在胤禛面前的折子。“你放下!”胤禛无奈的摇了摇头,胤禩的话明显是一句挑衅的话,他压抑着怒火,无奈的站了起来,跟在胤禩的身后走了出去。他知道,这个可是自己的死|岤,竟然就这样被胤禩紧紧的握在了手中……

????胤禛和胤禩并肩在花园中走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说是聊天,其实就是胤禩一个人在说,而胤禛则是嗯嗯的顺口答音。最后弄得胤禩都有些没辙了,但是胤禩知道,胤禛肯跟着自己出来就已经是对自己最大的恩惠了,现在的自己,还能指望他像自己的那两个弟弟那样?

????“小八,咱们去十三那里坐坐吧。”其实刚刚到花园的时候,胤禛就已经后悔了,看看现在的天,再看看自己的身上穿的衣服,胤禛又是个及其爱面子的人,根本不愿意再去换上衣服了。而是只是用手拿了一把扇子一边摇着一边跟着胤禩,在亭子里面略微的坐了一会儿,胤禛感觉到自己已经是汗流浃背了。见胤禩还没有离开的意思,遂有些有气无力的说道。胤禩笑着打开了手中的折扇,一边给胤禛扇着一边跟着胤禛的身后往胤祥处走来……

????“四哥,八哥。”胤祥见两人来了,赶忙起来给两人请安,含香浑身都是蝴蝶,赶忙趴在了地上,大气也不敢出。

????“你说说你,怡亲王念在你乃阿里和卓千里迢迢送进京来和亲,为表皇恩浩荡才留下你一条命。怎么还这样?”胤禛一见院子中的情景,冲着含香喊道。看着被蝴蝶包围着的含香,胤禛更是觉得气往上涌,刚要叫来侍卫将含香再度下狱,但是却被胤祥拦住:“四哥,”胤祥慌忙说道:“你听弟弟解释,弟弟只是想看看含香是不是像众人所说的那样才……”见胤禛满脸的余怒未消,胤祥又说道:“含香已经被弟弟送给十四弟了,要是处理的话也得问问十四弟。”

????“胤禵,你出来!”胤禛冲着屋里面喊道。

????“给四哥八哥请安。”胤禵刚刚就已经知道胤禛和胤禩来了,但是他一定要等到胤禛叫他才肯出来。不慌不忙的一边打着千一边说道:“四哥八哥吉安。”

????“行了,”胤禛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这个你打算怎么办?”一边说一边指着地上的含香。

????“这个……”胤禵看着胤禛,挠了挠头,他根本没有去想应该怎么样处理这个含香。

????“我说,你还不先把含香弄回你的府上去?”胤祥在旁边说道:“这可是天然的香薰呀!”

????“我问你了!”胤禛听着胤祥的话,突然间制止道。

????“四哥,”胤禛生气起来谁都害怕,但是只有胤祥却是不怕的。胤祥满脸堆笑着说道:“含香现在不是已经归十四了吗?我只是给他一个建议。”

????“我说怡亲王。”胤禩笑着说道:“人家大将军王想要做什么还用不着你来管!你说是不?大将军王?”

????“八哥……”见胤禩知道现在还在给胤禛用扇子扇着风。胤禵从心里就感觉有些别扭。为什么?为什么先是自家的十三哥,然后又是自家的八哥?上一次的自己就是为了成全十三哥才将放弃了自己的四哥,现在难道又要为了八哥而再次放弃?胤禵心下苦笑:为什么我的命就这样苦?守着自己所爱的人却不能说出来?

????“要不这样吧。”胤禩见胤禵的脸色,知道这个从小就心眼小的弟弟又是想歪了。赶忙说道:“含香先放到你家去,全当给你家熏屋子了。其他的以后再说。”

????“可是……”这样的处置,胤禛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妥。“四哥,难道你愿意让她在宫中给你这样招蜂引蝶的?”胤禛没有了法子,只好点了点头。

????“四哥,在弟弟这里吃完了在回去呗!”胤禵笑着说道。

????“不用了,我这两天斋戒。”胤禛则报以冷冷的回答。

????“走,咱们一起去四哥那里吃去!”胤祥在旁边赶忙说道。

????“不了,你们两个我还不知道?”胤禛说道:“一个怡亲王,一个大将军王,哪个一顿饭能少了酒肉的?别的不说,哪个时候拢共才进贡二十坛的好酒,你们两个人一个人我就的给你们一人一半。我那里的菜你们咽得下去?”

????“四哥,”胤禵想了想说道:“就是因为弟弟没有吃过斋饭,所以才要到四哥那里叨扰。”

????“……”胤禵的话让胤禩和胤祥全都笑了起来,胤禛实在是拿着这个弟弟没有了办法,只好答应并且带着三个人走着,当转过了一座假山之后,见胤祥和胤禵在后面又因为什么事情而吵了起来——不是吵架,就是在一起说着,但是说着说着就跟着胤禛和胤禩拉开了一段距离,胤禛见状,赶忙将胤禩拉到了面前:“十四这些日子怎么这样的奇怪?”

????“怎么了?”胤禩见状,惊讶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十四有些奇怪。”胤禛被胤禩这样一问,一时间也没有了话,回头看了一眼还在那边的胤祥和胤禵,胤禛想了想说道:“你说这十四最讨厌狗你也知道,怎么现在到巴巴儿的买回一条狗养着?他明明是无酒不欢无肉不欢的,怎么又要跟着我去吃斋饭?”

????“十四什么性格四哥你不知道?”胤禩笑得满脸的云淡风轻:“这就是他心血来潮了。再说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们两个都二十年没有见了,就不兴人家现在喜欢狗、爱吃斋饭了?”见胤禛被自己噎得一愣,胤禩悄悄的抹了一把汗:十四,你对四哥的心我知道,但是你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你四哥心中的那个人,确实不是你。也不是他……

????因为胤祥和胤禵根本就吃不惯斋饭,所以只只是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碗筷。胤禛和胤禩见状,知道原因,也就不让了。草草的吃完了饭,兄弟四个人坐在一起又聊了一会儿天,胤禛便以要禅坐为名将三个人全都赶了出去。

????“十四,你来。”胤禩赶忙拉了胤禵一下:“哥哥我有话跟你说。”

????“好。”胤禵跟着胤禩一起离开了。胤祥站在那里,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第二十九章

????“八哥。”一进门,胤禵就坐了下来,不知道怎么,他看着胤禩的脸,有些不安。

????“没有什么大事。”胤禩也坐了下来,挥退了下人们之后,胤禩一边一边温柔的笑笑,一边过来用手轻轻的拍打着胤禵的肩膀。

????“八哥……”胤禵有些迷惑了,要知道,只要胤禩作出这样的动作来的时候,就证明有大事要发生了。只是今天胤禩是为何事?难道说自己的心事已经被他发现?按说不可能呀,自己这些年以来,一直将对他的那种深深的情感深深的埋在自己的心中,从来没有轻易的对任何人吐露过——只是自己心中永远给他留着一个地方——只属于他的地方。今天……

????“八哥今天就是想要跟你确定一件事情。”胤禩坐到了胤禵的身边,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是不是喜欢他?从来都没有拿他当做哥哥?而是……”胤禩说到这里,看着满脸惊愕的胤禵,不再往下说了————今天,就在今天,我一定要把你的心你的爱全部都扼杀在摇篮中。胤禵,你也许一直都不知道,他是我的,或者说,他总有一天会是我的。自己的东西,自己的人,怎容他人染指?

????“我……”胤禵听完胤禩的话,脸一下子就红了。心中最深的秘密的就这样被胤禩点破,胤禵咬着嘴唇,一句话也不说——他也明白,在这种情况之下,自己说得越多,错的也就越多。胤禵拿起身边的茶杯,喝了一口茶,强行的让自己平静下来。看着胤禩说道:“我怎么可能爱上自己的哥哥?虽然说,虽然说我们老是打架,但是我没有,虽然这些日子我们老是呆在一起,但是谁说兄弟就不能在一起了?”也许是自己很是心虚的缘故,胤禵的脸上已经开始流汗了。他一边用手抹着汗,一边语无伦次的解释着。

????“十四弟,你是个聪明人,”胤禩站了起来,一边在屋中来回的踱着步子一边笑着说道:“既然你是个聪明人,那就不要再跟我这里这样了,我说的那个他指的是谁不用我说你应该知道,应该明白。”看着已经慌了阵脚的胤禵,胤禩继续说道:“难不成真的要我点明,大将军王?”

????“八哥……”胤禵脸上的汗都下来了,就像一条条的小溪流一般。然后在下巴上面慢慢的汇聚,之后一个不留神,便失足落下……“你怎么……”

????“你也是我的弟弟。”看着胤禵的样子,胤禩就知道自己刚刚的话语已经说到了他的心里,也知道现在的胤禵,也只是保持着最后的冷静而已。要让一个人心痛,莫过于毁掉其最喜欢的东西。虽然说这样的结果对于胤禵来说的确是不好接受的,但是胤禩却没有别的办法——他八贤王什么都能够跟别人分享,但是唯有他,不行。胤禩转过头去,不让胤禵看到他眼中的无奈,再转回来的时候虽然还是那样的云淡风轻般地笑容,但是却有了一丝隐隐的无奈的神情——不好说是为了什么。胤禩稍稍平静了一下,缓缓的说道:“也好歹跟了我那些年,你们三个人心中想什么我能不知道?”胤禩皱了一下眉头,咬紧了牙关——既然已经开了头,那就不要停下——他在心中默默的说道——看着胤禵越来越白的脸色说道:“你虽然说一直在我的八爷党中,但是我知道,我这个党根本就不是你心中愿意加入的,原因也是因为他。还要我说下去吗?”

????胤禵仿佛根本不认识胤禩一般看着眼前的胤禩。嘴张到最大,大道都可以装下一个大大的苹果。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样面对眼前的这个哥哥。他也曾想过,但是每次想的就是自己如何面对胤禛,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先来面对胤禩,也许直到现在,他的心中还是觉得胤禛和胤禩这两个人是冤家对头,根本不可能……

????“十四弟,不要这样子看着我。”胤禩见胤禵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仿佛只要一个眨眼自己就能够从这里消失一般,胤禩的脸上浮现出一个苍白的笑容说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他的?”见胤禵还是呆呆的坐在那里,根本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胤禩也坐了下来,说道:“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对吗?”

????“什么时候?”胤禵皱了一下眉头,问道。他只能这样问——因为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对他感觉开始慢慢的变质的?自己都不知道。只是看着他的眼神都是不对的。看着他跟自己的四嫂子在一起,自己的心里就酸溜溜的。看着他跟胤祥在一起的时候,自己都想上去掐死胤祥。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现在的胤禵,除了这样的反问胤禩,还有别的什么办法吗?

????“你说呢?”胤禩微笑着说道。见胤禵只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遂喝了一口茶说道:“看来还是要我点破了?”胤禩站了起来,一边背着手来回的走着一边缓慢但是清楚的说道:“那年四哥和十三弟出去办差,老九老十他们两个商量着让人去……最后为什么他们还是活着回来了?”

????“是……是……”见曾经的过往已经快要被眼前的人点破,胤禵不知道自己的心中是个什么滋味。虽然自己现在依旧如之前一般保持着姣好的容颜,但是毕竟已经青春不在了。那流逝的漫长的岁月纵然没有改变自己的容貌,但是肯定也是会在自己的心灵上面留下一道道深深的划痕吧?等待是最伤人的毒,但是自己这些年来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而这个,恰恰是自己最大的悲哀!

????“还是我来说吧。”胤禩看着胤禵浑身都在颤抖,知道他已经支撑不下去了,现在要做的就是让他彻底的死心,要不然以后的事情可能会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胤禩看着胤禵说道:“当初他们两个已经将杀手派了出去,之后才告诉我的,你当时跟我在一起的,忘了?”胤禩故作轻松的一笑:“之后你无缘无故的消失了半个月,那半个月你上哪里去了?难道说就是在家里弹琴作画?”

????“不!”胤禵像是看到了什么最为恐怖的东西一般,双眼睁到最大,满脸都是汗,他已经快要站不起来了。只是用手支撑着自己的身子就不至于一下子滑到地上去,嘴里喃喃的说道:“不要再说了,我求求你不要在说下去了!”

????“大将军王,”胤禩笑着过来,一边将胤禵扶好一边继续说道:“当时老九和老十还曾经因为这件事情找你兴师问罪的,你是如何说的,你当时说他们不应该这样死对吧?”见胤禵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胤禩继续说道:“既然这样我问问你,他们两个人不应该那样的死,老九和老十他们派出去的杀手就应该?那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那是二十几个人!你为了救两个人就杀死了二十多人!”

????“这不怪我,不怪我!”胤禵听着胤禩的质问,一下子就从椅子上面弹了起来,说道:“这怪他们,我当时过去的时候跟他们说只要他们走的话什么事情都没有,我还可以给他们每个人一大笔钱,但是他们就是不干,在撕扯之中我的面罩被其中一个拉下,要是他们回京一说我怎么办?只能是杀了灭口了!”说到最后胤禵有些歇斯底里了。

????“十四弟,你急什么?”胤禵现在的表现并没有出乎胤禩的意料。他比胤禛要了解这个弟弟,也比胤禵要了解那个哥哥。笑着说道:“你八哥我不想把话说绝了。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不要去飞蛾扑火。”

????“八哥,”胤禵已经没有了那种嚣张的气焰。呆呆的说道:“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想说的话你还不清楚吗?”胤禩一边来回走着一边说道:“八哥知道你也不容易,都忍了这么些年了,但是你知道吗?就你肚子里面的话,一旦说出去的话,那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哼。”胤禵坐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的哼了一声,虽然脸色惨白,但是还是拼着命的保持着冷静说道:“那又能怎么样?又能出什么样的后果?他是什么样的人你我谁不清楚,谁不知道?至多是我去点明罢了。”

????“我说的是后果。”胤禩又走到了胤禵的身边,拍了拍胤禵的肩膀:“八哥现在只想知道,如果你去找他,你能保证他能接受?”

????“当然可以。”胤禵一边说着一边用袖子擦了一下汗。

????“你有多大的把握?”胤禩自是听出了胤禵的心虚,笑着说道:“你又为何有那么大的把握?”

????“就凭他是我的亲哥哥!”胤禵像是紧紧抓住救命稻草的落水之人一般大声的喊道。

????“十四弟。”胤禩的脸上显露出一种十分意味深长的笑容:“你竟然还知道他是你的亲哥哥,看来你也知道他为了你做的那些事情了。可是你又是怎么对待他的?不要这样子看着我。”见胤禵只是望着自己,胤禩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完全的将胤禵比到了尘埃之中,对,就是这样,让他死了这份心。只要自己守着他,他是块冰又怎么样?就是冰川凭借着八贤王的手段也能让他知道的!胤禩看着胤禵说道:“这也是他要我来问你的。他那样的对你换来了什么?他最后为了逼你出山,连马尔塞都杀了,你呢?十四弟,当初是你自己选择了这条路,为所欲为,不听管教,是你先让他无奈的!难道他最后那样做是他的初衷吗?不是,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着他!他被你逼的毫无办法,才会那样选择的!”

????“不!”胤禵揉了揉眼睛,就如同大冬天被人迎面浇了一盆冷水一般的颤抖不止。胤禵哆嗦着说道:“当初什么样子你不比谁清楚!我除了那样做以外可还有别的方法!”

????“十四弟,你当初加入我的八爷党也是我逼得?那可是你自己的选择!”胤禵没有了声音——因为这件事情在他看来也是一个无法用正常的想法或是什么来解释的深邃的问题——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当初是怎么了,为什么就加入了八爷党,为什么就上了自家八哥的‘贼船’?胤禵的脑子现在就像是被灌满了浆子一般,根本就理不出个头绪——一如当年的自己,胤禵感觉到当年的那种熟悉的感觉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又窜了上来——那时的自己一天天的矛盾着,一方面是自己渴望那种在阳光下面的新的生活,一方面是一个自己难以割舍的党。这也使得自己痛苦万分。其实在自己想来,还是希望一切都好。哪怕代价是要他远离自己已经习惯了的那种生活。但是当自己真要离开的时候,自己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愿意与自己的八哥从此就天涯海角成为路人,再怎么说那个也是自己的哥哥。

????“十四弟。”胤禩见胤禵这个样子,自然是知道他的心里自是心潮澎湃的。所以也就不说什么了。只是淡淡说道:“八哥我没有别的办法,只是想告诉你,你可一定要记住,有些话是要三思之后再说的。不然的话两边撕破了脸,别说朋友了,就连兄弟都没有的做。你说说那样的话不是得不偿失吗?那么多年兄弟之间的争斗难道还想再来一遍?”听着胤禩的话语,胤禵抹了一把汗,他甚至能够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胤禩说的话没有错,但是自己呢?还是要被他比到尘埃之中?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不止一次的为了要不要效忠雍正而哭过闹过挣扎过。直到最后胤祥来劝自己的时候自己也没有选择好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也是因为那个时候的自己早就已经被这件事情弄得焦头烂额。自己不想再选择了。只是想就这样等着命运、朝廷和自己的四哥对自己的最后的决断。虽然那个时候的自己知道,自己的这个选择会让自己和胤祥都痛苦,也会让自己的四哥雍正皇帝痛苦,但是自己已经被弄得浑身是伤,动弹不得。自己已经没有办法来面对这一切了。所以自己选择了最不应该选择的选择——逃避。

????胤禵的眼前突然显现出了胤祥那心碎的眼神——他为了能让自己出山而不惜一切的代价,苦口婆心的劝着自己不要做傻事。胤禵突然发现,胤祥当时的话语自己竟然一字不落的全都记在心头,他对自己说不为了别人就是为了自己也要认真考虑一下未来。自己所做的一切要是真的是值得坚持的就坚持下去。胤祥最后几乎是哭着对自己说到:‘这么多年,你又是何苦呢?’他那个时候的眼神让自己都觉得心碎。但是最后的自己也是没有同意,胤禵最后的记忆就是胤祥从自己这里离开,没有留下一句话。

????“十四弟。”胤禩不知道自己这是第几次叫这个弟弟了。看着眼前已经完全陷入到了回忆中满脸是泪的弟弟,胤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胜利者才会拥有的笑容——他他知道赢了!以后就算胤禵在别人面前怎么样的风光都是没有用的,在他的面前,永远只会是一个失败者!在胤禛的面前更是如此!胤禩却还是轻轻的叫着他的名字。

????“啊,啊!”等到胤禩将胤禵从回忆中拉回来的时候,胤禵早已经满脸是泪了。胤禵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赢。那点子本来就很轻的自信心现在在胤禩的接连的打击之下早已经消失殆尽了。却还是用着颤抖着嘴唇颤抖着问道:“什么?”

????“我告诉你。”胤禩笑着高深莫测:“他自那个时候开始就一直拿你当做弟弟的!所以你就别去自讨苦吃了!因为他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你又何必去自寻烦恼?”

????“……”当真相从胤禩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胤禵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有的时候真相的残酷的。但是却只有被蒙蔽住的人不知道。现在,蒙蔽胤禵的东西已经被胤禩无情的撕碎。胤禵转眼之间已经是只剩了满地的碎片。

????“十四弟,你还是想好了吧。”胤禩又笑着拍了拍胤禵的肩膀,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只听得身后传来了胤禵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的声音。胤禩仅仅是停了一下,但是还是离去了——十四弟,这回,你该长大了吧?胤禩在心间默默的说道。

????第三十章

????四哥,你还记得我吗?

????也许你会记得我,也许每次一提到我,你就会十分厌恶的说出‘阿奇那’这三个字,因为在你的眼中心中,我就是这三个字。但是四哥,你真的还记得我吗?

????你还记得那一日春雨之后的竹林吗?还记得那根弱小的竹子吗?还记得那个一边跑着一边笑着的将要去进京赶考的你吗?你路过我的身边,你的手不经意抚上我的身体,而后,你眉头一皱,因为在你的手心中,已经留下了我的痕迹——一条清晰的、还在有血流出的伤口——的确,你来了,我送给你一条伤痕;你走了,却送给我一滴血。一滴你的血。就因为你的这滴血,我成了这个世界上面唯一的一个只用了九百年就修炼成精的妖。我本来还能够再多多的修炼一些时日,位列仙班的。但是那个时候,我就再也不能记得你的那一滴血,记得只属于你的气息。所以我放弃了继续修炼的机会,只为追寻你的气息。于是乎,我成了你的弟弟。但是那个时候的我,还是不知道你在哪里。

????四哥,你还记得我吗?

cc国际彩票????你还记得那一日的我吗?我出身不好,不像你们,不是这个妃子的,就是那个妃子的。而我,却是个辛者库贱妇所生的。四哥,你知道的,你们谁去给自己的额娘请安都能光明正大的,只有我,每一次都是偷偷摸摸的犹如做贼一般。那一日,又因为这个,我被他们耻笑,一个人躲在假山后面偷偷的哭泣,然后,一只手突然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你告诉我爱新觉罗家族不相信眼泪,你告诉我要振作,你告诉我一定要让他们看看,我有多么的出色。四哥,你知道吗?那时候我很是钦佩小小的年纪的你便有如此的气势,而我自己又怎么能让你看扁了去?只是现在的我,跟九百年之前的我如何相比?我因为母亲的身份低微于是故意接近老九老十,挂上温和无害的面具,慢慢展露出我的才华。慢慢的,我的野心越来越强,希望得到你的肯定越来越多。这些都是后话,不提也罢。只是四哥,你也许忘了,你也许觉得不应该对我那样说。你也许后悔帮了未来你最大的一个敌人。但是四哥,当你背着我离开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了你的那种熟悉的气息,突然明白,你,就是当初给我那一滴血的人。四哥,这是我们第一次相见。

????四哥,你还记得我吗?

????四哥,你还记得那个冬天吗?对,就是你的狗被九弟剪光了毛的那天,我去找你,但是你不在,我却发现胤禵一个人站在那里,怀中紧紧的抱着一条狗,等我过去看的时候,才发现是你的,我骂了胤禵,但是却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四哥,对不起,我说那条狗是我发现并且抱回来的。其实不是,这一切都是胤禵做的,他在那里等了你半天。如果你早些回来,也许就会知道的。四哥,你也许忘了,你也许只只是想着你拿着剪刀追了九弟半个紫禁城直到把他的头发剪光的样子,也许你只记得皇阿玛因此说你‘喜怒不定’,从而大清朝出了一个冷面王。但是我知道,这,是我们第二次相见。

????四哥,你还记得我吗?

????四哥,你还记得那时我刚刚分府出去,你拿着我爱吃的东西来我的府上看我,你一边看着我坐在你的面前吃的毫无一个皇家阿哥的风范的我一边笑着,当我拿着其中的一块送到你的面前口中的时候,你笑着吃了下去,然后我撒娇般的将手上的油渍全都抹在了你的身上。你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说要是喜欢的话,我以后会经常买给你吃的。但是四哥,你知道我一直在等吗?你为什么从此之后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回书页]??[下一章](快捷键→)